大数据-趣闻趣事-it资讯 -教育资讯-家居生活 -电脑资讯 -游戏资讯-美食资讯-科技资讯-养生资讯 -服装服饰-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绅探小说

2020-08-09 06:00:53  来源:凯怿生活网  

《》小说上线啦,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罗非秦小曼的小说,绅探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真奇怪,明明看见她回来的,难道我眼花了? ”门外传来汪太太的声音。罗非对着门口想要再吹,被小曼一把掐住脖子。

《绅探》精选:

两人从吴家出来,小曼才反应过来。

“可恶,居然死不承认。”小曼说着把手抽了回来。

“他说得对。”罗非点点头,依旧走在前面。

“啊?”小曼一时没想到不可一世的罗非会说了这么一句话,不由得紧走几步赶上罗非,歪着头看着罗非。

“这件案子的关键证据确实是尸体,我本想讹他一下,但是他没有上当,这一局我输了。”

小曼更是一脸惊讶:“输了?这么容易这认输? 那接下来……哎,罗非,你去哪?”

罗非终于回头看了一眼小曼,然后一招手跳上一辆黄包车,径自离开了。

晚间,小曼沿着灯火阑珊的弄堂小路一路走回到沙利文公寓,双手抱着一罐咖啡豆。小曼走到公寓楼下时,抬眼看了看二楼罗非的窗户,见到一个抱着萨克斯的身影正在缓缓摇摆着,但是却没有传来一丝声音。

小曼走到二楼,走向自己的公寓门口,犹豫了一下,然后转身走到罗非的门前,敲了敲门。

“罗非。”小曼声音轻柔地说道。

门开出一条缝,罗非咬着萨克斯的吹嘴,仍旧左右摇摆,一言不发看着小曼。

小曼见此情景,眼神中犹豫又带着恳切:“我想说……如果你确定吴清风是调包杀人的凶手,我觉得我们应该继续找证据,而不是认输放弃。”

罗非听完,吹了一个急促的音符出来,看着小曼,眼神中有一丝动容。

罗非这番莫名其妙的举动,顿时让小曼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罗非已经是有所打算,却不和自己说,还是真的放弃了。可是这种对视的感觉,让小曼觉得那双眼睛里的伤情似乎与案子无关。

两人沉默了片刻,还不等罗非回答,走廊那头传来汪苏苏的声音。

“秦警探!听说你的行李找回来了,能不能先把房租付一付!”

小曼闻听,浑身一惊,“快让我躲一躲。”小曼手忙脚乱地把罗非推进去,自己也飞快跟进去关上了门。

小曼趴在门上听外面动静。

“真奇怪,明明看见她回来的,难道我眼花了? ”门外传来汪太太的声音。

罗非对着门口想要再吹,被小曼一把掐住脖子。

随着汪太太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罗非的脸色由红转青。

小曼松口气,一转头被罗非凑得极近的这张脸吓了一跳,这才意识到自己用力过猛,急忙松开了手。

“咳咳……”罗非摩挲着脖子,“你还欠着汪苏苏的房租?”

“我刚来的时候不小心把钱弄丢了,等下个月巡捕房发了薪水……”

罗非也没听小曼说完,就走到桌边,从那颗骷髅里挖出了一小沓钞票。

“拿去。”罗非将钱递了过去。

“这里面居然还藏着钱,我怎么没发现?”小曼目瞪口呆。

“这个应该够你跟汪苏苏结帐,再找一个更好的地方了,等这案子一结束你就搬家。”

“我为什么要搬家?”

罗非面无表情:“因为你不是我想要的邻居……”

“你有病吧?等等!”小曼又是一惊,“你说等案子结束?难道你有眉目了?”

“啰嗦!”

小曼捏着钱站在走廊里,罗非家的门当着她的面“哐!”地又关上了。

小曼下意识瞄了一眼走廊窗户。

同时,罗非突然开门:“窗户我也锁上了!”

门“哐!”地又关上了。

“神经病。”小曼一边点头一边面露肯定地说道。

小曼在书桌边合上日记本,又望了望那叠被有些卷边的钱,然后将钱平整地夹在了日记本里。

此刻,罗非慢慢打开了房门,拿起了那罐咖啡豆和一个手掌大小的小布包,伫立在门口看着204的房门。

清晨,小曼睁开眼,定了定神,打了个呵欠。从床上坐起来,像是有了一种习惯似的走到门口想打开门看一眼,却发现门缝下面不知什么时候塞进来一张纸条。

小曼上前捡起,喃喃念道:“上午十点,极司非而路 22 号?”

小曼想了想,猛地打开门,朝对面望去……

吴宅门口,停着一辆没熄火的出租车,吴清风和阿香正把行李一件一件往车上放。

吴清风行动匆匆,当他从后备箱转出来时,一眼见到了站在门口的秦小曼,吴清风见只有小曼一人,又变得镇定自若起来:“秦警探,你是来送行的吗?”

“不,我只是路过,你急着要走?” 小曼抱着肩膀说道。

吴清风点点头:“是啊,去南京供职,昨天跟你说过的。”

小曼冷笑:“供职?只怕是从此人间蒸发吧。”

“怎么会,我又没犯法。”吴清风一摊手。

吴清风正要回身上车,突然,一辆挂着警用牌照的黑色轿车在门口急刹停下。

紧接着,一名巡捕从驾驶座位下来,小跑着打开了后车门。随后,沙威探长从里面走了下来。吴清风见状,就是一愣。

“沙探长,您这是找我吴某人有事?”吴清风强作镇定。

可是小曼仔细一看,令她没想到的是,从车上下来的沙威探长也是一脸茫然,但见沙威亮出一张纸条:“不是你说有急事找我么?”

“我……我没有给您留过便条啊。”吴清风看着那张字条,心里莫名忐忑。

“那这纸条是谁写的?”沙威这时也发现了小曼,随即将纸条递向小曼。

小曼连连摇头,四下望去,正见到罗非不紧不慢地从一棵树后转了出来。

“是我写的。”罗非把玩着雪茄盒,嬉皮笑脸地朝沙威使了个鬼脸。

“罗非,你又在搞什么鬼?”沙威探长撇了撇嘴。

“搞鬼的不是我,是这位吴律师,我今天是来抓鬼的”罗非朝对吴清风微微一笑,递过雪茄盒,“吴律师抽一支吗,你要的关键证据, 我已经找到了。”

吴清风一推手:“是吗,怎么找到的?我倒是有点好奇。”

罗非自己拿出一只雪茄,放在鼻下闻了闻:“容我慢慢道来,口好干,先进去喝一杯茶如何。”

吴清风沉下脸:“对不起,我赶火车。”

罗非一歪头:“你的火车十一点半才开,你不差这十分钟吧。”

“罗非,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沙威,瞪眼看向小曼,“秦小曼,你们两个搞什么?”

小曼耸耸肩:“探长真的不关我的事,我也是收到纸条才来的。”

“你们两个也想和道答案吗,那就一起进屋吧。”罗非说着朝院里走去。

吴清风长出了一口气:“好吧,给你十分钟,如果拿得出你说的证据,我跟你回巡捕房,如果拿不出,就别再纠缠我了。”

“主人先请。”罗非朝吴清风一摆手。

随后,一行人走进吴家。

吴家客厅内东西已被差不多搬空了,只剩桌椅和一些茶具。

“大家别客气,随便坐。”罗非还是一脸嘻嘻的贱笑。

众人互相看了看,只好尴尬地各自找地方坐下。小曼朝罗非使眼色,罗非却只是朝小曼眨了眨眼。

罗非端起一个杯子:“吴律师,不请我们喝茶吗?”

“对不起,茶叶已经收起来了。” 吴清风不耐烦地说道。

罗非看了看杯子里的水:“隔夜茶也好,可以明目。”

吴清风看表:“你还有八分钟。”

“罗非,我巡捕房里还有事,一大早不是来看你演独角戏的。”沙威厉声说道。

“探长,我查出马太太车祸时现场有第三个人,并且得出了我的推论,想必你已经知道了。”罗非说着掏出雪茄钳套在雪茄上。

“秦小曼跟我讲过,但我认为你没证据,只是胡乱猜测。”沙威探长说道。

“那好,接下来我就出示证据。”罗非说着剪短了雪茄头,随后端起茶杯细看了起来。

沙威看着杯子不解:“证据在茶杯里?”

“可惜,上好的细瓷。”罗非摇着头说道。

冷然间,罗非突然一松手,杯子落到地上摔碎,碎片四溅,把众人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手滑。”罗非夸张地看着碎片,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哎呀,这满地碎片会扎到脚,谁来收拾一下吧。”

这时,佣人阿香匆忙跑进屋,拿着一块抹布一边擦地,一边捡着碎瓷片。

罗非也蹲下来帮着一起捡,偷眼看着略显紧张的吴清风。还是一脸懵的沙威不耐烦地别过脸去,气不打一处来。

阿香捡起一块碎瓷片。

“哎呀,小心!” 罗非伸手握住阿香的手,故作关心,“瓷片很锋利,你这手细皮嫩肉的,划伤就不好了,马太太。”

阿香听罢,脸色就是一变。沙威和小曼一时间都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这已经死了的马太太难道真的就好好活在眼前?

吴清风跟着站起了身:“罗非!你别欺人太甚!”

“呦!吴律师真是体恤佣人,别人碰也是碰不得的。”罗非站起身,朝四周说道,“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马博远的太太,吴清风先生的情人,阮梦竹女士。”

罗非说着一把扯下阿香的假辫子,阿香一声惊叫,露出一头卷翘的秀发。

沙威惊讶地站了起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律师,你说得对,我之前的推理缺关键证据,我推出你用一具女尸冒充了阮梦竹, 却没推出尸体是哪里来的。一开始我去医院、贫民区找最近失踪的女性尸体,白忙了半天, 后来我突然意识到你是在故意误导我,我这样是找不到尸体来源的,因为根本就没有人失踪。或者说,这个人就算失踪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我明白了,那具尸体是阿香的!”小曼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罗非用雪茄指着吴清风说道:“没错,你杀了自己的女佣阿香,然后把阮梦竹打扮成阿香冒名顶替,一个假死,一个失踪,两者正好重合,真是太完美了,差点连我都被你骗过。可惜世界上没有绝对完美的犯罪, 再高明的计划也难免留下破绽。”

“是吗?”吴清风无力地向后靠在椅背上,低头看着那些碎瓷片。

“昨天我进门时递上名片,这位阿香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可是我后来从邻居处了解到,阿香是农村女孩,根本不识字,从而确定了我的怀疑……”

阮梦竹这时突然紧攥住碎瓷片,伏地哭了出来:“都是我的错,是我逼他做的这一切,你们不要怪他。”

罗非摇摇头:“不,马太太,你只是从犯,你不认识阿香,也不知道她的身材和你相仿,怎么可能制定这样一个计划。”

吴清风叹了一口气:“这一切都是我做的,但我也是被逼无奈,我担心梦竹的情况,有时候趁马博远不在家和她通电话,可是我太粗心,被阿香偷听到了,她以此为要挟来勒索我。”

“我能来一支吗?”吴清风指着罗非正要点燃的雪茄。

罗非点点头,点然后递给吴清风。

吴清风并不会抽烟,更不用说烟气浓重的的雪茄了,可是此时的他却贪婪地大口吮吸着,然后在大口地向外剧烈咳嗽着。一番不得法的抽吸,吴清风整个人倒是像是完全放松了下来,他眼神虚离地瘫坐在椅子上,眼前好像在慢慢闪过一幕幕回忆:“我一时冲动失手杀了阿香。一开始我很慌,不知道怎么处理尸体,冷静下来之后,我突然发现阿香的身材和梦竹十分相似,于是想到了这个调包计。 ”

罗非点点头:“我之前推出你的计划是伪造车祸现场,嫁祸马博远,自己带着阮梦竹远走高飞,一箭双雕。我小看你了,你的计划是一箭三雕。”

沙威听到此处,霍然站起身:“吴清风,阮梦竹,看来你们得跟我回巡捕房一趟了。”

阮梦竹这时一把上前抱住吴清风的腿:“清风,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吴清风缓缓俯下身,眼含心疼地把阮梦竹手中的瓷片拿出来,然后接下自己的领带缠在手掌的伤口处,他一边仔细地包扎一边说道:“不,梦竹,我们一起相处这几天虽然很短,但是我很开心,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谢谢你。”

梦竹紧紧握住吴清风的手:“清风,不管你去哪里,结局怎样,我会一直陪你到最后的。”

小曼见此情景,不禁扭过头看向门外。

“咳!”沙威轻咳了一声:“阮梦竹,我必须提醒你,法律上你还是马太太。”

吴清风看向沙威:“不,马博远为了脱罪,已经签字承认自己有精神病史,和精神病人离婚应该不难, 可以找我律师界的朋友帮忙。”

罗非点点头:“你连后招都想好了,佩服佩服。”

沙威也不再理会吴清风,转头就对秦小曼命令:“秦小曼,带他们回巡捕房。”

小曼却在原地发愣。

“秦小曼!”沙威说完就走了出去。

“哦。”小曼答应着,有些踟蹰地走向吴清风与阮梦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