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趣闻趣事-it资讯 -教育资讯-家居生活 -电脑资讯 -游戏资讯-美食资讯-科技资讯-养生资讯 -服装服饰-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白苹by猫大夫

2020-08-10 06:04:07  来源:凯怿生活网  

主角是裴晏禹韩笠的小说名叫《》,为你提供白苹全文免费阅读。韩笠又吃下了一粒米饭,眸子望向裴晏禹时,目光很淡,似是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撩过了裴晏禹的眼睛。“不是说花钱玩,而是说有没有做过。”他的话也说得似是无意般。

《白苹》精选:

原本裴晏禹已经知道想要约韩笠一次很贵,可那个外貌像高中生的MB报出来的数额仍是令他震惊不已。

他想到要购买的笔记本电脑,想到每个月都会往家里汇的钱,还有生活费,着实不知道要存多久才能攒够钱。

立秋过后,天气一天一天地转凉。

裴晏禹在一个周末前往邮局领取了母亲从家里给他寄来的包裹,里面除了自家腌制的酱萝卜以外,还有两件新打的毛衣。

包裹里还有一封信,信上母亲说已经到了土葬的爷爷要拾骸骨正式入土为安的日子,但既然裴晏禹在远方上学,就不必回家了。母亲在信中叮嘱他在学校里要认真学习,父亲听说他这次照旧申请到了奖学金,没少向左邻右舍炫耀令他自豪的儿子。

先前裴晏禹曾在长途电话里向母亲提到打算用这笔奖学金买电脑的事,他不知他们是否还记得。

这笔钱他确实不计划汇回家里,如果父母再问起,裴晏禹仍打算这么说。

虽然上回留的便当最终被那个MB给吃了,可从那以后,只要遇到值夜班的日子,裴晏禹还是会注意将一个便当留下来。

也不知道韩笠是否注意到了这件事。裴晏禹有时值班能遇到他,有时则不能。

入秋以后再没有下过雨,渐渐地,两人都忘记了那把雨伞。

哪怕是遇到韩笠的夜班,他光临的时间也不确定。然而,裴晏禹逐渐发现了规律:韩笠无非就是两个时间段会光临,要么是零点以前来一趟,之后他会前往对面的假日酒店,再于凌晨四点半左右来找吃的。要么他只会在后面这个时间段出现。

有一次,午夜以前下班的裴晏禹在回校时,遇见正往酒店里去的韩笠。他不是一个人,而是和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在一起,两人举止亲密。裴晏禹猜想那或许是韩笠的客人之一。

他会挑客人吗?标准是什么?是不是只要有钱,都可以接受?

这些疑问时不时地漂浮在裴晏禹的脑海里,然后在某个时刻全部消失不见。那个时刻大约是在他想起韩笠本就是个MB的时候。如果韩笠是明码标价的商品,那么商品应该没有选择买主的权利,能不能得到他,取决于有没有钱。

偏偏,裴晏禹没有钱。

倘若说杜唯秋是裴晏禹永远都得不到的正品,那么因为缺钱,他甚至连赝品也得不到。裴晏禹在那条遥遥无尽的道路上寸步难行,哪怕有了分岔路,有另一棵几乎相同的树木,他依旧难以前进。

裴晏禹望着窗外发呆,视野里出现了一个可说熟悉、可说陌生的身影,令他的视线突然有了焦点。

韩笠走进便利店前也见到他,在窗外对他笑了笑。

“欢迎光临。”裴晏禹起身招呼道,“晚上好。”

他看起来心情不错。他心情不错的时候,和杜唯秋尤其像。裴晏禹望着他往熟食柜的方向走,主动上前问道:“要吃便当?”

“嗯。”韩笠往货架上看了看,转而看向他,猜道,“你又私藏了?”

裴晏禹笑着点头,从微波炉里拿出一个家常牛肉盒饭,问:“我帮你加热这个?”这是韩笠最常吃的品种,裴晏禹悄悄地记下来了。

他抿嘴一笑,点点头,继而走向冰柜自己拿了一瓶茶饮料。

韩笠看来心情确实不错,裴晏禹头一次听到他哼歌。那声音很小声,可裴晏禹听出了是什么歌曲,还是错愕。

“你也喜欢他们的歌?”他把热好的便当送到韩笠的面前,若无其事地问。那也是杜唯秋最喜欢的乐队。

他正玩着手里的瓶盖,说:“还行。”

犹豫片刻之后,裴晏禹尝试着在韩笠的对面坐下。看韩笠没有拒绝,他便安心地坐定了。

“你是哪里人?”问这个问题时,裴晏禹并不抱期望。

“本地人。”他揭开便当盖子,“你呢?”

裴晏禹如实说了那个远在西南山区的小城。

许是这地方距离本地确实太远,韩笠惊讶地看了看他,夹起牛肉送进嘴里,问:“上大学好玩吗?我看你挺喜欢学习。我上大学那会儿,无聊死了。”

裴晏禹吃惊至极,顿时睁大了眼睛。“那为什么……”没来得及犹豫,他已经把疑问脱口而出,可又在见到韩笠笑后,没能把话说完。

看裴晏禹话说一半,韩笠凝笑望着他,帮他问完没问出口的问题:“为什么要做这种工作?”

裴晏禹满心的不解,又觉得问出这样的问题不好,听罢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上回你没听我朋友说起我的价位吗?”韩笠用筷子夹起饭盒中的一粒米饭,慢条斯理地贴近嘴唇,抿进了嘴里,“花几个小时赚的钱比一般人一个月的薪水还高,何乐而不为?”

“可是……”裴晏禹再次脱口而出,又再次吞下了剩下的话。

他抬眼抛出了疑问:“嗯?”

裴晏禹没想到韩笠的想法和他那个朋友居然没有多大区别,心中不禁有些失望。可是,他又有什么资格对一个连泛泛之交都算不上的顾客提出质疑?思及此,裴晏禹选择忍下来,摇头说:“没什么。”

“你试过吗?”吃着便当,韩笠突然问。

“啊?”裴晏禹一懵,不解地抬头看向他。

韩笠又吃下了一粒米饭,眸子望向裴晏禹时,目光很淡,似是一片轻飘飘的羽毛撩过了裴晏禹的眼睛。“不是说花钱玩,而是说有没有做过。”他的话也说得似是无意般。

闻言,裴晏禹顿觉耳朵发热。他低下头,也不知怎么的,居然没有想到要逞强撒谎,而只是小声地说:“没。”

看他分明不想承认却仍是说真话的模样,韩笠抿嘴一笑。他盖上还没吃完的便当,若有似无地笑着,说:“有机会找个经验丰富的人试一试吧,很舒服。”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