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趣闻趣事-it资讯 -教育资讯-家居生活 -电脑资讯 -游戏资讯-美食资讯-科技资讯-养生资讯 -服装服饰-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生而为王徐逸by走走停停小说-生而为王徐逸徐灵红叶徐逸全文在线阅读

2020-08-13 05:58:58  来源:凯怿生活网  

生而为王徐逸第15章 打击连连!

暖阳照在身上,孙普雄感受不到丝毫热度,如坠冰窖一般,瑟瑟发抖。

他什么都没看清楚!

带来的三百多守卫,居然全都已经躺在了地上,无一例外,全都昏迷!

“这......怎么......”

怎么可能?

若不是亲眼所见,孙普雄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世界上竟然有如此恐怖的人物,还不止一个!

更恐怖的是,这个漂亮的女人,好像对此还很不满意!

“你到底是谁?”

孙普雄冷汗淋漓,死死盯着徐逸,心内掀起狂涛骇浪。

他无法接受九年前那个他连正眼都不会去看的废物少年,现在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这庄园,狄总督买了三年了,他一回来,居然就肯转手卖给他,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缘由?

细思极恐!

徐逸看着孙普雄,笑了。

笑得格外开心。

原本可以将赵钱孙李周五大家族,如杀鸡屠狗一般杀个干净。

但徐逸没有那么做,为的不就是让他们体会到此刻的恐惧吗?

死,在很多时候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这是一种折磨,令人胆寒的手段!

但,对待不共戴天的仇人,什么手段,都不算残忍!

“我是徐逸,徐云曜的儿子,你们眼中的废物。”

徐逸平静回答着,缓缓迈步,走到孙普雄面前。

孙普雄只感觉有一股恐怖的煞气,将自己笼罩了起来,那种发自灵魂的颤栗感,令他不由自主的惊恐倒退。

“怕了?”

徐逸笑眯眯的问道:“当年用肮脏手段,让我父亲跳楼自尽,让我徐家家破人亡,让我妹妹生不如死的五大家族之一,高高在上的孙家家主,你,是在害怕吗?”

“你别欺人太甚!”

孙普雄脸色涨红如血,色厉内荏的吼道:“想给你父亲报仇?你没这个资格!我孙家不是你可以招惹的!停手吧!如果你现在停手,我还可以既往不咎,但如果你继续跟我孙家为敌,我会让你知道恐惧是什么滋味!”

这番话,听起来很吓人,可实际上,他已经怂了,他在求饶,他渴望化干戈为玉帛!

徐逸,已经不是当年的废物,他现在变得非常可怕!

只要徐逸愿意放弃对孙家寻仇,他甚至可以放下自己的妻儿被断手断脚的恨意!

可惜,没这么简单!

徐逸微笑回应:“这些年各种味道我都尝过,唯独不知道恐惧是什么滋味,孙家主,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别让我失望。”

孙普雄:“......”

潇洒转身,徐逸朝庄园里走去,淡漠的话语,在孙普雄耳旁回荡:“当年我父亲、我妹妹,我徐家所受的一切,我会慢慢的讨回来,孙家主,快去给你的靠山求救吧,你的命,不到两天了。”

“你......”孙普雄浑身发抖。

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恐惧。

红叶微笑送客:“孙家主,请回吧,晚点再来,十二点开饭哦。”

孙普雄拳头紧握,再松开,再紧握,又松开。

看着遍地昏迷的守卫,他眼中浮现出茫然。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人能给他答案。

孙普雄咬了咬牙,转身准备上车离开。

砰!

一把匕首,从孙普雄脸颊旁电射而过,将车轮扎爆,发出一声巨响。

孙普雄的脸颊上,一道伤口裂开,有鲜血流了出来。

“你!”这一刻,孙普雄觉得自己离死神无比的接近。

红叶一脸讶然:“孙家主,看来你这车轮质量不好,还是不要坐车了,小心出意外,走路最安全。”

徐家庄园距离市区有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颇为偏僻,走回去起码三四个小时。

身家数十亿的孙家家主,居然要靠两条腿走回去?

孙普雄的脸色,红得要滴出血来。

这是羞辱!

不杀他,却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

怒火冲天,却不敢宣泄,孙普雄屈辱的转身,一步步走远。

窗边,徐逸无奈摇头,这可不是他交代红叶做的。

顽皮。

但他喜欢。

......

孙普雄最终还是没有走路回去。

他是名人,有人认出了他的身份,恭恭敬敬,送他回了孙家,并从孙普雄那得到了赏钱,欢天喜地的离开。

“老爷!大事不好!”孙管家一脸惊慌失措的跑来。

“混账东西!慌里慌张的干什么?遇事沉稳,难道还要我教你?这些年你怎么跟我学的?”孙普雄当即劈头盖脸,将孙管家狠狠骂了一通。

骂完之后,他觉得舒坦了很多。

内心的恐惧连带着羞辱,都发泄了出来。

喝了口茶,他才脸色阴沉的问:“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惊慌?”

孙管家吞了口唾沫,连忙说道:“老爷,您刚离开不久,咱们孙家旗下的各大产业,就遭到一股未知力量的强烈冲击,对方来势汹汹,完全不计成本,像是要跟咱们同归于尽一般,大量资金快速流入......”

“什么?”

孙普雄闻言暴怒:“谁干的?查出来没有?”

“查到了,对方没有隐藏身份,是......是汪不仁。”孙管家弱弱道。

“汪不仁?哪来这么一号人物?给我回击!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跟我孙家为敌,他们算什么东西?算什么东西?”孙普雄大声咆哮。

此时,一个男人急匆匆跑来:“家主,大事不好!”

“狗东西!哪来这么多大事不好?说!”高高在上的孙家主,居然直接爆了粗口。

男人脸色惨白的道:“管家安排去对付那个汪不仁的兄弟们,全都废了,对方还用了二十多辆车,将兄弟们都送去了巴山医院。”

“废了?还帮忙送医院?狗东西!不为人子!”

这是人干的事情?

孙普雄气得血管都快爆炸。

“给我找马高!”孙普雄吼道。

马高是巴山郡护卫队的队长,手握大权,负责巴山郡的安全与防卫工作,孙家没少给他塞钱。

男人一脸苦瓜相:“马队长......也在医院,他也被废了。”

孙管家惊得张大嘴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孙普雄则瞳孔收缩,心底压下去的恐惧情绪,再度浮出。

一波又一波针对孙家的打击,如狂风骤雨一般,快得他完全反应不过来。

这背后,怎么可能没人主导?

一道身影,在孙普雄脑海中浮现。

徐逸!肯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