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趣闻趣事-it资讯 -教育资讯-家居生活 -电脑资讯 -游戏资讯-美食资讯-科技资讯-养生资讯 -服装服饰-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数码资讯 >> 正文

中关村欲打造“世界硅谷” 文化氛围成为关键词

2020-08-08 05:54:32  来源:凯怿生活网  

■本报记者 许 洁 被称为“中国硅谷”的中关村承载了一个国家的创新理想,但其与真正的硅谷还存在一定差距,何时才能真正圆了硅谷梦?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而在“十二五”期间,北京将着力把中关村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和高技术产业基地,“中关村要做世界的硅谷”,中关村管委会官员如此表示。 一座造梦工厂 如果说中国改革第一村是河南小岗村的话,北京的中关村便是中国科技创新第一村。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历经20多年的洗礼,已经成长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目前的中关村已是中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引擎。 20多年间,中关村飞速发展,6年成就“百度”,10年成就“新浪”,20年造就“联想”。在《福布斯》杂志最新公布的“2011年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中,“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成为中国内地首富。 此外,联想的柳传志、搜狐的张朝阳均来自中关村,在中关村演绎的创富神话比比皆是。截止到目前,中关村汇聚了2万多家高新技术企业,在上市融资方面,中关村创富的神话更是高潮迭起,来自中关村管委会的数据显示,2009年,新增上市公司24家,2010年新增39家,目前,中关村上市公司总数达到184家,其中,境内111家、境外73家,IPO融资额合计超过1600亿元,在境内创业板形成了“中关村板块”。 另外,中关村已有新东方、优酷网、当当网、易车网、学而思、学大教育、安博教育、软通动力、奇虎360等16家企业在纽交所上市,占到中国内地在纽交所上市公司总数的40%。 不得不提的还有中关村软件园,在其成立短短两年间,包括国际巨头甲骨文、IBM,国内大腕东软、中关村科技软件、汉王科技、方舟科技、以及六七十家中小企业纷至沓来,人们无不感到惊奇。 “我到过硅谷,感觉这里特像。”昂思科技有限公司王伟平总经理曾称。昂思科技是主要经营对日软件出口的一家中小企业。昂思科技历时几个月,对北京周边100公里以内的所有软件园作了全面考察后,才最终决定落户中关村软件园的,而且进园是昂思科技和四家伙伴中小企业的共同决定。 与美国硅谷的差距 业内专家将中关村的专利状况和美国硅谷的情况进行了比较:2009年,硅谷专利占到全美专利总数的7.9%,占加州专利总数69%;中关村企业同期发明专利授权量占全国和北京市的比重分别为3.92%和28.03%,从专利在区域的比重来看,中关村与发达国家的创新基地存在不小差距。此外,中关村还在研发投入产出比、专利申请的绝对数量等方面与硅谷存在明显差距。 事实上,硅谷的很多特质,中关村确实复制到了。硅谷有两所著名的大学,斯坦福大学和伯克利大学,而中关村有北大和清华;硅谷是工程师的乐园,中关村也是工程师的聚集地;硅谷有英特尔、惠普、思科等美国知名的高科技企业,中关村有联想和方正等。 可是,联想、方正每年的营销收入和利润以及市值与硅谷的知名企业相比根本就不在一个量级上。硅谷有一整套研发系统,可中关村还主要是一个信息产品的集散地,一个信息产品的贸易中心、销售中心、市场中心。 美国东部地区曾想学硅谷,但都失败了,由此可见,效法硅谷模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2009年3月,国务院做出建设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重大战略决策,要求把中关村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有了国家战略做支撑,中关村在很多领域有了先行先试的权利。 因此,多位政经观察和媒体人士如此评价:中关村的经验告诉我们,不敢想、不会想的时候,要自我鼓劲儿,找准自身优势,独辟蹊径;想不到的时候,要走出去“取经”,它山之石可攻玉;想得不愿再想的时候,要自揭不足、找准发展中的疼点难点,在冷静思考中解放思想,在观念转变中扩大开放,在抢抓机遇中实现新的历史跨越。 瓶颈问题需突破 但中关村充其量只是形成产业集聚而非产业集群,这是中关村发展面临的最为主要的问题。这主要表现在:区内企业集聚存在脆弱性,集聚效果不明显。中关村区内的企业和机构彼此之间的产业和技术关联性不强,又缺少与区内产业配套的外商投资。 中关村汇集了9000多家高新技术企业,集聚了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为代表的73所高校,以中科院为龙头的232个科研机构,约50万科技大军,比硅谷还多20万人,更高于新竹的8万人,智力密集在全球首屈一指,但由于缺乏良好的合作机制和合作氛围,致使这些大学或科研机构并未较好地成为中关村科技园创新的重要外溢来源和科技创新始发性资源的重要供应源,没有发挥产学研的合作机制。 中关村尚未建立完善的风险投资体系。区内的风险投资机构进入,这样难以扶持缺乏资金的优秀项目和创业者,对大型高技术创新项目更是无能为力,这就使得产业技术与资本不能自由组合,不能形成高技术产业集群。 缺乏“鼓励冒险、鼓励成功、容忍失败”的创业文化和“自我设计、自我经营、自由竞争”的创业氛围,更缺乏重视合作与非正式交流的社团文化。高技术产业具有高风险的特点,要创新就会有失败,而且失败率远高于成功率。这一方面要求创业者要有较好的心理素质,另一方面也要求社会上有一种较好的文化氛围,能够容纳失败者。 “硅谷的成功很大一部分归功于它的创业文化,但这正是中关村所缺少的。”李开复曾如此表示:“我认为中关村可以成为下一个硅谷,而中关村也不必处处模仿硅谷,我们必须理解的是,硅谷是一个奇迹,而且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奇迹,想重复奇迹,必须深入理解奇迹是如何发生的,如果这点做到了,我们才有自信把中关村做成一个有特色的硅谷。”